您好,欢迎来到游6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角色扮演 > 庆余年

扫一扫手机安装更便捷

庆余年,名字灵感源自红楼梦第五回,巧姐的曲子《留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主人公范闲本是病重垂危的病人,却意外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焕发新生,非常庆幸的拥有了多余的一段光年,庆余年之名由此而来。当现代人的思想和古人的体制产生了激烈的碰撞,当一退再退变的退无可退,想凭借一己之力来改变这个世界的他,真能实现庆余年的美好愿景吗?

肖战是否会回归第二季

近日张若昀接受采访首回应,给观众们宣布《庆余年2》原班人马都在。张若昀的一席话也是给观众们吃了一个定心丸。最引人注目的饰演言冰云的肖战毫无疑问能够回归了。肖战的回归也打破了网上各种流言蜚语,以及与导演编辑不和的谣言。

另外知情人也透露在《庆余年2》中言冰云的戏份会变多,更能体现这个角色。在第一季中言冰云是一个高冷、智慧、喜怒不形于色的角色,并且内心戏多过表面表演,非常看重演员自身的气质和演技。而肖战饰演的"言冰云"就被吐槽像木头人,没有一点演技。被质疑演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角色的戏份太少,很难体现出肖战的演技。在《陈情令》中可以看出肖战的演技是毋容置疑的。

对于肖战的回归粉丝们也表示一定会支持,在《庆余年》宣传时,导演孙皓也盛赞肖战是个潜力股、干净、眼睛透的人。再说《庆余年》的大火也离不开肖战,作为当今顶流明星之一,肖战为庆余年带来了不少的粉丝。有很多人都是为了肖战而来的。

主要人物及结局

男一号:范闲

尚书范建的养子,前朝遗孤,叶轻眉与庆帝的儿子,外形俊美,喜怒不形于色,深藏绝世神功,重情重义,在功成名就之后归隐江南。

女一号:林婉儿

范闲的正夫人,依晨郡主。性格活泼灵动,因与范闲结缘于一只鸡腿而有“鸡腿姑娘”的绰号。

男二号:庆帝

天下四大宗师之一,范闲的生父,他善于隐忍,心中装有天下统一。

《庆余年》小说中庆帝最终死于五竹眼睛放出的镭射线。五竹是叶轻眉生前的仆人,也是叶轻眉穿越时带过去的机器人。主人公范闲与妻子林婉儿隐居山林。长公主、二皇子,太子等人因刺杀庆帝失败自杀身亡。

小说《庆余年》是一部被架空历史的长篇小说,没有真实的历史背景,所以里面的人物也是作者猫腻虚构出来的。小说讲述了叫范闲的年轻人为了找出杀害母亲的幕后凶手,深入皇宫与各个党派之间斗智斗勇,最后发现庆帝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

小说中的人物结局与电视上出入不大,除了庆帝的结局,基本都符合小说的剧情。将范闲的一生贯穿在整个小说,把庆国的几十年风雨描绘出来。最终庆帝被杀之后三皇子登上皇位,三皇子成为最后赢家。

故事背景

“当今世界,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 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未来庆国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庞大商团……范闲,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纸衣,纸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泪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壳,壳的中间却有那么一抹亮光……人都是复杂的, 对于庆国的百姓来说,看到的是他金光闪闪的外衣,对于范闲的敌人来说,看到的却是这层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 ”

 一块黑布

 范慎很困难地撑着上眼皮,看着指头算自己这辈子做过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结果右手五根瘦成筷子一样的指头还没有数完,他就叹了一口气,很伤心地放弃了这个工作。病房里的药水味总是这么刺鼻,旁边那床的老爷子前两天已经去地藏王菩萨那里报道了,大概再过几天就轮到自己吧。他得了某种怪病,重症肌无力,就是特别适合言情小说男主角的那种病。据说没得医,将来嗝屁的那天什么都动不了,只有眼泪可以流下来。 

“可我不是言情小说男主角啊。”范慎咕哝着,但由于两颌的肌肉没有了作用,所以变成一串含糊的呓语。他望着自己的中指头,很同情自己,“我还是处男。” 

…… 

 他这辈子确实没有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除了扶老奶奶过马路,在公车上让座位,与街坊邻居和睦相处,帮助同学考试作弊……,范慎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无用好男人。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了,所以只留下他一个人孤单地呆在医院里,等待着自己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到来。 

“好人没什么好报。” 

在一个寂清的深夜里,范慎似乎能清晰地捕捉到自己的咽喉肌慢慢放松,再也无法松紧,自己的呼吸肌也渐渐像失去弹性的橡皮筋一样软弱无力地平铺开来。医院的那个干净小护士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在身旁的是位大妈,正眼含悲悯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 

 “这就是要死了吗?” 

 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生活滋味的渴望,让他心头涌起前所未有的复杂感觉,而为自己送终的居然不是自己心中期盼很久的可爱小护士,而是这位欧巴桑,无疑更是增添了范慎心头的悲郁。凄凄惨惨戚戚的,他双眼耷拉着,看着蒙在病房窗上挡阳光的那一块黑布,觉得人生真是寂寞如狗屎。 

   凄凄惨惨戚戚的,一滴湿湿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滑落。 

范慎有些悲哀,伸出舌头舔了舔从眼角滑落到自己唇边的液体,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眼泪居然不仅咸,还带一点点腥味——难道因为在医院很少洗澡,所以连眼泪都开始泛起臭气?他忍不住在心里怒骂道:“叫你丫泪流满面,叫你丫泪流满面,还真以为是言情小说男主角?” 

但他马上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自己的舌头还可以伸出嘴唇去舔自己的眼泪?据医生说,自己的舌头早就丧失了活动能力,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很轻易地倒滑进食道,把自己的呼吸道堵死,从而成为世界上很少见的吞舌自杀的天才。然后他发现自己睁眼睛也变得容易了,视线十分开阔,视力也变得比得病前好许多,眼前的景色一片清亮,一个竹子编成的东西正横在自己眼前。 

 本来正在发呆的范慎忽然隔着那几根竹片,看到了令自己震惊不已的场景。十几个浑身充满了厉杀感觉的黑衣人,正手持锋利的武器,向着自己劈了过来!他一时间根本来不及分辩这是梦境还是濒死前的奇怪体验,纯粹下意识里把脑袋一缩,把两只手捂在了自己的面前,换成任何一个普通人大概都只会有这样鸵鸟一样的选择。 

 嗤嗤嗤嗤……无数道破空之声响起! 

紧接着便是无数声闷哼,再之后便是一片安静。隔了一会儿,范慎感觉有些不对劲,小心翼翼地把捂在脸上的手掌分开了两根手指,偷偷往外面望去。竹片编成的筐子,把眼前的空间分割成无数块,而透过这些洞眼望过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地上躺着十几具死尸,地上鲜血横流,腥气冲天。 

范慎吓坏了,眼前看到的一切太过真切,让他一时回不过来神。紧接着,他忽然想到自己脸上的手,难道自己的手也能动了?难道自己的病真的好了?那这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难道只是在做梦?等梦醒之后,自己还是那个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只能等死的废人? 

如果真是那样,那不如就在这梦里不要醒的好,至少自己的手可以动,自己的眼睛可以眨。他有些悲哀的想着,用手在自己湿湿的脸上摸了摸。收回手时,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一片鲜血,原来刚才他眼角滴下的那滴湿湿的液体,竟然不知道是谁溅到他脸上的血。范慎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双手,心里狂呼着,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手!在他面前,是一双白嫩无比,可爱无比的小手,上面染着血污,看上去就像是修罗场里盛开的白莲一般诡魅,绝对不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拥有的小手! 

连番的情绪冲击,一古脑地涌入了范慎的脑海之中,他不由呆了,无数的疑问,无比的惊恐占据了他的身心。 

 …… 

 这一年是庆国纪元五十七年,皇帝陛下率领大军征伐西蛮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司南伯爵也随侍在军中,京都内由皇太后及元老会执政。这一日,京都郊外流晶河畔的太平别院失火,一群夜行高手,趁着火势冲入了别院,见人便杀,犯下了惊天血案。 

别院的一位少年仆人则带着小主人趁夜杀出了重围,被一群穿着夜行衣的凶徒追击,双方一直厮杀到城外南下的道口上,伏击的高手们却没有想到这个身有残障的少年,居然是位深不可测的强者,而在丘陵之后,竟然还有对方的援兵——这些援兵的身份更是让这些人害怕不已! 

  “黑骑士!”被弩箭射杀殆尽的凶徒们倒在血泊之中哀呼着。援兵骑在马上,身上穿着黑色的盔甲,映着天上的月光,发着幽幽暗暗的噬魂光泽。骑兵人人手上都拿着只有军队里才允许配备的硬弩,先前轻弩疾发,已经射死了大部分杀手。 

黑色骑兵的拱卫中,是一位坐在马车里的中年人,面色苍白,下巴上有着很稀疏的几络胡须。他看着场里那个背着孩子的少年仆人,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手掌。 

掌声就是出击的信号! 

 骑兵分出一队,就像黑夜里的镰刀一样,毫不留情地冲进了死伤惨重的杀手队伍。忽然间,杀手队伍里的一位法师举起了法杖,开始吟念起咒语,场中的人都能感觉到有些不知名的能量波动开始在这片丘陵边上汇集。马车上的中年人微微皱眉,也没有什么动作,他身边却蹿出了一个黑影,像鹰隼一样在夜空里疾速飘了过去。 

一声脆响,法师的吟诵嘎然而止,头颅高高地飞了起来,鲜血如雨。 

坐马车上的中年人摇摇头:“从西边来的这些法师总是不明白,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法术就和丞相大人的笔一样,是不起作用的。” 

 几十名肃杀十足的黑色骑兵确认了四周的安全,握紧右拳比了一个手势,报告四周的杀手已经清除完毕。骑兵队伍分开,里面的马车缓缓前行,来到了少年仆人的身前。马车上的中年人在下属的帮助下坐上轮椅,双腿不良于行的中年人推着身下的轮椅,缓缓地靠近了场中央,一直笔直如枪的那个少年。看着少年仆人背后的竹篓,坐着轮椅的中年人苍白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红晕: 

 “总算没有出事。” 

 背着竹篓的那人脸上蒙着一条黑色布带,手上提着一把似剑非剑的黑色铁钎,还有鲜血从铁钎上缓缓滴下,在他的身侧倒伏着许多死尸,死尸都是伏击的高手,尸体的咽喉上残留着血点,看来是一击致命。 

 “这件事情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交待。”眼睛上蒙着黑色布带的人冷冷说道,他说话的语音没有一丝颤抖,也没有一丝感情。 

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面上的柔惜之色一现即隐:“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待,我也必须要给主人一个交待。” 

蒙着黑色布带的少年仆人点点头,然后准备离开。 

“你要把这孩子带到哪里去?”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冷冷说道:“你是个瞎子,难道让少爷跟着你浪迹江湖。” 

“这是小姐的血肉。” 

“这也是主子的血肉!”轮椅上的中年人阴冷说着,“我保证在京都里给小主子找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那人摇摇头,扯了扯自己脸上的黑布条。 

轮椅上的中年人知道对方除了听那位小姐的话,就算是自己的主人也不可能命令他,只好叹口气劝解道:“京都里的事情,等主子回来了,就一定能平息,你何必一定要带他走。” 

“我不信任你的主子。” 

中年人微微皱眉,似乎很厌恶对方的这句话,稍停半晌后说道:“小孩子喝奶,识字,这些事情你会做吗?”他冷笑道:“瞎子,你除了杀人还会什么?” 

那人也不生气,轻轻推了推背后的竹篓:“跛子,你似乎也只会杀人。” 

 中年人阴阴一笑:“这次出手的只是京都里的那些王公贵族,等主人回来后,我自然要开始着手清理他们。” 

瞎子少年摇摇头。 

中年人的手轻轻在轮椅上抚摸着,似乎在猜测对方在害怕什么,片刻之后,他皱眉道:“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可是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除了孩子的父亲能够保护他,还有谁有能力保护他逃过那种不知名的危险?” 

 瞎子少年忽然开口说话,声音仍然是那样的毫无情感:“新的身份,不被打扰的人生。” 

 中年人想了想,微笑着点了点头。 

 “哪里?” 

 “儋州港,主人的姆妈现在居住在那里。” 

 一阵沉默之后,瞎子少年终于接受了这个安排。 

 中年人微笑着推着轮椅转到瞎子少年的身后,伸出双手将竹篓里的孩子接了下来,看着小孩子冰雕雪琢般的可爱小脸,叹息道:“真和他妈妈长的一模一样,太漂亮了。” 

他忽然间哈哈大笑道:“这小家伙将来长大了一定有出息。” 

远处他的那些下属沉默站立着,忽然听到大人发出如此开心的笑声,面上虽然依然是纹丝不动,但内心深处却是十分震惊,不知道这个小孩子究竟是什么样重要的人物。 

 “嗯?” 

少年瞎子偏了偏头,伸手将孩子接了回来,他虽然比一般人类更加单纯,但也不愿意让筐中婴儿的脸离这条毒蛇的手太近,同时用一个单音节的词,表示了纯粹礼貌上的疑问。中年人微笑着,看着小孩子的脸,笑容里却有股子说不出来,特别令人恐惧的味道: 

“才两个月大的孩子,居然能够伸手抹掉自己脸上的血,经历了今天晚上如此恐怖的事情,居然还能睡的这么香,真不愧是……” 

他的声音忽然压的很低,保证自己的下属都听不到自己后面说出的字:“……天脉者的孩子。” 

故事背景

庆余年的世界,充满的危机,东晋末年,相国公刘裕篡位成为武帝。血腥政变中,只有皇妃叶轻眉刚出生的儿子幸免于难。尚书范建将他收养,取名范闲。范闲十八岁时,因其即将和皇室联姻的身份,成为各方争夺的目标,还被卷入皇子之间的争斗。反应机敏的范闲,在复杂的皇室斗争中,总能化险为夷。其后他凭借自己的文采和机敏,破获悬案,仕途顺利,天下闻名。但各方势力都在为立储角力,长公主和二皇子接连谋反,范闲只身回到都城护驾。在证明自己对武帝的忠诚后,范闲却发现自己的生父竟然是武帝,而当年杀死自己的母亲的人也是武帝。知道真相后的范闲决心为母亲报仇,也为天下苍生,与倒行逆施暴政肆虐的武帝做生死搏斗。最后,范闲成功逼武帝退位,皇位传给三皇子。朝廷内外恢复了和平,范闲带着女儿隐居海边庆祝安度余年。

人物关系

主人公:范闲(字安之、澹泊公)(穿越者、男、穿越前叫范慎)

亲友:叶轻眉(生母、另一个穿越者、死在第一回、文章暗线)庆帝(生父、皇帝)、范建(养父、户部尚书、司南伯)、五竹(母亲的瞎子仆人、神秘机器人)、陈萍萍(母亲的爱慕者之一、监察院院长)、李治(母亲的爱慕者、靖王)、李云睿(岳母,长公主)、林若甫(岳父、宰相)、范若若(妹妹)

妻妾:林婉儿(正妻、晨郡主)、柳思思(妾室、大丫鬟)

红颜:海棠朵朵(北齐圣女)、司理理(北齐贵妃)、战豆豆(北齐女皇帝)

儿女:范淑宁(小花)(思思所生,长女)、范良(婉儿所生,儿子,排第二)、红豆饭(战豆豆所生,北齐公主,老三)

高手:庆帝、五竹、四顾剑、苦荷、叶流云,范闲、洪四庠、影子、海棠朵朵、王十三郎、狼桃、云之澜、叶重、叶完、秦业、燕小乙。

皇族:太后、李云睿(长公主)、宁才人、大皇子(和亲王)、北齐大公主(和亲王妃)、王瞳儿(侧妃)、玛索索(侧妃)、淑贵妃、李承泽(二皇子)、叶灵儿(二皇妃)、皇后、李承乾(太子)、宜贵嫔、李承平(三皇子)、李弘成(靖王世子)、柔嘉郡主。

敌人:郭攸之、郭保坤、郭铮、贺宗纬、朱格、李云睿(长公主)、庆帝

下属:言冰云、王启年、邓子越、苏文茂、洪常青、影子、滕子京、荆戈、洪亦青

门生:杨万里、史阐立、成佳林、侯季常(后来背叛了)"

中文点评

《庆余年》是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一部架空历史小说,作者是猫腻。小说讲述了叫范闲的年轻人的成长路程,庆国几十年起伏的画卷慢慢地呈现出来。

几十年的历程里,我们看到的是三代风云人物的起起落落、轮转更替。两条线索,范闲的成长、叶轻眉的一生贯穿着整个小说,一明一暗,把几十年的庆国风雨尽揽其中。"

游戏视频

游戏截图

下载地址

快播彩票app-首页为非赢利性网站,所展示的游戏/软件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第三方用户上传分享,资源仅作为用户间分享讨论之用,除开发商授权外不以盈利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页面底部邮件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猜你喜欢

更多

关于我们 | 游戏下载排行榜 | 专题合集 | 单机游戏 | 手机游戏 | 联系方式: danji6com@gmail.com
Copyright 2013-2019 www.danji6.com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716号
声明:游6网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 湘ICP备19018083号-1